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老师一路走好
何珊君
郑杭生先生悼念网
2014-11-20

突然接到张师姐电话,说郑老师在重症监护室,看到躺在病榻上的老师,非常震惊,自做他学生十几年来,见过他那么多次,每次都是精神饱满,充满生趣。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油尽灯涸的模样,眼泪突眶而出,止不住的流。

我本是个学法律之人,因缘际会成为他的学生,他对我很慈祥。有一件小事,令我今天想来依旧感动,刚上博士那会儿,我还不会电脑,老师亲自帮我把电脑所有的系统都安装好,还教我自然码,将他电脑中用得最成熟的自然码系统放进我的电脑。我以为是因为我与她在海外的女儿同龄之故,爱屋及乌,后来才知道他对所有的师兄姐弟妹们都是这么关心与慈祥。有一次,他女儿略有抱怨:爸爸对我们除了严格要求,从没有对我们安排过什么,我们都是靠自己一点点努力的,他对学生的关心远远超过我们。有人说我们:成为郑老师的学生太幸运了。是的,他关心所有学生们的成长甚至生活,把对子女与家庭的关心、爱转给了学生,身为他的学生们都有切身的感受,他对学生的关心超过他的子女。这是老师一种无私的爱。

他一直以来都诲学不倦,他只要不出差,不开会,所有的时间都在办公室、电脑前工作着,在年过七十的情况下,他几乎每天都要写上几千字,直到最后进病房前,他都仍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他的勤勉深刻地影响着我们学生们,他以他的实际行动教育着我们努力工作。

当然,他是人不是神,他也有天真、迷糊的时候,但他将一切无私地奉献给了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的教育事业和社会学事业,他关心弱势群体、中国社会的和谐和中国社会学的发展。今天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与我们学生说起当初社会学在中国恢复重建时期的艰难曲折,社会学学科建设与发展对一个国家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他对中国社会稳定与和谐的思考,对最普通民众生活的关注。这些都体现出一个学者的良知与胸襟。

八十年代初,中国的社会学开始中断了数十年的恢复重建工作,老师肩负着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学科的恢复重建,这项工作的好坏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影响到社会学学科在整个中国的建设发展,甚至影响到整个人文社会科学在中国的发展和地位,所以,老师需要对此在宏观上构划,原则上素描。他当时领导的团队做了从学术到学科建设的大量原创工作,其间的困难也是社会学已然生根发展的当今难以想像的。老师运用他的睿智和奔波使得社会学专业和学科不仅在人大得以生存发展,而且与费老等人一起使得社会学成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社会学能有当今的局面,老师功不可没。就学术而言,老师有一个明显的特长,就是所有该领域出现的新知识、新理论、甚至新的社会信息,都能在他的知识视野下被他自觉地识别纳入到既有的知识系统中。不管给予什么样的归类与评价,这都需要知识的宽度和厚度,可在老师那里是驾轻就熟的。这与他早年的哲学底蕴密不可分。而且他总是愿意以肯认的方式去评价和宽厚的态度对待不同观点,即使有些观点、有些理论他并不赞同,但他不会尖酸刻薄地去打击和否定,至多是不予置否,留待后人与时间去检验。在对待别人的学术观点上,他是宽以待人的。老师另外一个突出的秉性是爱惜人才,若他认为某个学生或教师有才能,他会不遗余力地去扶持你,给你创造良好的条件。众多中国社会学界的新秀俊才源自于老师的这种秉赋。

老师重要的贡献还在于打造了一个良好的学术平台,给学术团队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研究环境。若将学术平台视作为一个公司,他的经营管理水平堪称一流。在他的公司里,每个成员均可用他社会学的嗅觉在社会学领地里自由地勘探、开发矿藏,他不会给你圈地划界,限定条件,你是开采煤矿、铜矿还是石油由你自己决定,他会给你提供条件和便利,一旦你开采出来,这些产品不会成为滞销品,他会实现供需对接,让产品及时到达需求者面前,让它们物尽所用。当然,这是什么矿藏、产品,他将用他的知识统去识别,以他识别的类型提供给市场,或许他识别的煤中含有硅,而铜矿石中含有其它稀有金属或贵金属,即便当时未曾被他识别出来,但重要的是这些矿产品中的含量并不会因他的识别而流失。使用者若能发现,依然可识别为更为贵重的东西。重要的是他实现了对接,实现了物的效用而不会成为废弃品。因此,在他领导的团队中,你不会受到限制和摊派,你可以尽情地发挥你的特长,理论研究也好,实证研究也罢。一般理论也行,具体问题也可,社会分层、社会指标、社会学史、人类学、性社会学、环境社会学、政治社会学、法社会学,各种差异性极大的领域都能在这里生存发展。无论那块矿藏,你都可去开拓。而且,他也不会以你既有的地位高低来限定你的研究内容和评价你的研究水平。在他那里,你尽可以挥洒你的社会学的想像力和展示你的学术智慧,这种气度成就了他在领导学术团队中的将军胸怀。在战场上,要攻破或拿下一个阵地,谁能攻破谁就有智慧;要打响一场战役,谁有计智取得胜利,谁就具有战争智慧,这种智慧是不问出自士兵还是首长。有智慧就会得到肯定,也可以从士兵到将军。这就是将军胸怀。学术领域也同样,在知识的发展与学科的推进中,无所谓研究者的位置高低,学院派的学术位置充其量只是经营所用,而不代表学问水平的高低与思想的深浅。也只有具备这种认识和雅量的人才是学术团队的优秀领导者。就此而言,他当之无愧为中国当今社会学领域的优秀领导者。

老师走了,走的是那么的猝不及防,走的让他的学生们都无法接受这事实,但他的大爱、他的奉献、他的胸怀我们都会铭记与学习。老师,您一路走好!希望您在天堂安息!

以此短文纪念老师五十多年来对中国社会学与教育事业所做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