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见先生面,徒余声在耳——怀念郑老先生
2013级社人曹红
郑杭生先生悼念网
2014-11-20

来人大之前我总憧憬着,有朝一日,踏入梦想的学府,拜访敬仰的大师,学习向往的理论。如今,我来人大已经两年有余,匆匆忙忙中初心早已不知遗失何处。总想着有机会一定去拜访某某老师,最后却总是俗务缠身,抛之脑后。就这样,我与一个又一个大师擦肩而过,如今也终于与郑杭生老先生擦肩。虽至人大,却终于未能见先生一面,学生实在羞谈怀念二字。唯借他人之口,聊表悼念之情。

——编者按

昨天晚上准备入睡的时候,惊闻郑杭生教授因病逝世,一时间想说的太多,却如鲠在喉。郑老曾在陆学艺先生的悼词中写道:“突然离我们而去,没有任何征兆,没有明显痕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实在让人震惊,令人悲痛!”现如今,他的离世又何尝不是如此。

作为一名人大的学生,从历史学转到社会学专业,本就怀着对社会学的无尽仰慕。如今我刚刚进入社会学的大门,虽然对社会学还只是懵懂印象,但仍喜悦于与郑老先生已是近在咫尺的距离,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亲耳聆听先生的教诲,却哪知还没来得及感受先生风采,就再也没机会了。从陆学艺到郑杭生,一位又一位中国社会学的大师离我们而去,我只恨自己未能早生几年,徒增毕生遗憾。

郑老先生作为中国特色社会学理论的开拓者之一,先后提出了“社会运行论”、“社会转型论”、“社会学本土论”、“社会互构论”等四论,“在世界上提出了具有东方学术品格的中国人自己的原创性社会学理论”,他的社会学理论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学在世界社会学格局中的兴起”。昨晚21:00之前,这些理论还只是出自于人大社会学系知名教授,21:00之后就变为了已故的社会学大师。也许名号更响,但观点却就此成为绝笔。理论的提出者由一个近在咫尺的亲切长者,变成了只能被思慕、被追忆的已故大家,这份遗憾实在是一言难尽。甚至,我明知他能做得更好,提出更让人倾慕的理论,此刻却只能叹息人生无常。

早上,时隔许久再次打开郑杭生教授的微博,看见被置顶的那条状态:“再见了,人民大学!再见了,社会学!再见了,各位同仁!再见了,各位同学!再见……”,即使明知并非他本人所写,也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哀与心酸涌上心头……

2013级社人曹红

20141110

先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不左不右行我道,是左是右任人说”,想来不仅是先生的学术态度,也是他的人生智慧。对于个人,若是能像先生一般豁达,也算尽了此生修行不是。先生一生致力于社会学研究,评价它是关于社会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的条件和机制的综合性具体社会科学。尽我一生之力,促这社会发展,“国民表率,社会栋梁”所言应该就是如此吧。

这一世,遗憾不能亲耳聆听先生教诲,可人大的精神却因无数如先生一般的前辈而刻在我的骨血里,终生不敢忘。

先生,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