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们深切缅怀郑杭生老师
邓建伟
郑杭生先生悼念网
2014-11-20

今天上午打开办公室的新浪新闻,看到一则消息说,郑杭生教授因病不幸逝世。我的心不仅沉默、沉闷,深深地沉痛起来!在办公室上班人多,只能坚强地隐住泪水,让它流进心底!此时此刻虽然我依然不愿意相信这条消息是真实的。但我知道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切地缅怀尊敬的郑教师,深深地感恩郑老师!

郑老师的恩情我永生难忘!郑老师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上世纪八十年代,郑老师亲自给我们授课,亲口讲授社会良性运行与协调发展理论,那时我们的课堂总是沐浴在思想与理性的光辉里,思维是人类最美丽的花朵。在课堂上我们见证了郑老师身为人师的品格与风采!

那个年代,先生虽然贵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但先生总是直接与我们每一位学生直接交流,直接指导我们。不管在哪种场合,诸如课间休息,考试前后,迎新晚会,还是毕业典礼,甚至是路上遇到郑老师,郑老师都会微微一笑地和我们打招呼,他能亲口叫出我们的名字。我相信只要八十年代在人民大学校园里生活过的同学,对于先生那满面春风的笑容,一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九十年代末,先生又为我亲授了一个学期的课程。课堂虽小,只有三、四名同学,但先生每次课必到,给我们介绍社会学的本土化理论,介绍中外思想名家。我记得有一个细节:先生指定我读帕森斯撰写的《社会结构的过程》,要求我写出几万字的读书笔记,并在全班介绍这本书。这本书理论十分深奥,我读了好多遍都摸索不清西方这种社会巨型理论的脉络,我多次请教郑老师,他十二分耐心地为我指点。我终于能够写出象样的读书笔记了,待我诚惶诚恐地在课堂上宣读完后,先生又用他那春风般的微笑在课堂上表扬了我。先生是亲切的,和蔼的,先生的教导是春风化雨的!

先生以严格要求学生著名!我毕业时,耽心自己的论文作得不好,怕先生通不过。我在电话中说自己水平有限,知识面狭窄,田野工作不够深入,等等。说这番话时,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接受批评的准备。可是令我颇感意外的是,先生居然在另一边的电话中笑兮兮地告诉我,“谦虚是很有必要的。但是相反这次我感觉你这篇论文写出了味道,写出了一些深意。特别是从司空见惯的农村喜庆活动中,能够折身出来的社会经济结构的变迁内容,挖掘得还颇为深刻。”我如释重负,感谢先生!

毕业之际,我还相约到先生家里聚谈一个晚上。其实到先生家里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前几次到先生家里,先生只是笑笑,习惯是再忙,先生是也不会赶你走的,因而在先生家里照例是喝茶,坐会,翻翻书架桌子上的书,访问也就结束了。但这次到先生家里,记得是在20017月的某天晚上,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到先生家里,却谈了很久,印象中先生好象颇有雅意要和我聊天,他自己亲自为我泡的茶,亲自把我的博士论文拿在手上,我们边聊边翻书。聊了很多理论,我因为是快要毕业了,感恩地对先生说,先生创办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专业,我是最大的受益者,因此要感谢先生的培养!先生笑容可掬地说,这不需要感谢,人是社会人,都是为社会作贡献!对学生,对子女都应该是一样的,我是用一个标准来对待,那就是“零期望”。作为父母,我们培养孩子,只要孩子茁壮成长,对党和社会有用即可,但不奢求他她们能够回报。对于你们学生也是一样,希望你们毕业后能够做到学以致用,为社会贡献自己的能干即可。毕业之际,先生还秘授了我这个“零期望”理论。我想,这应该是先生其他数以万计的学生所没有吃过的小灶,特别感恩先生,毕业之际教导我还要拥有一个宽阔胸怀的意志和肚量!

先生是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先生一生创建的理论都是为党和人民服务,先生的共产主义信仰体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即使在学术讨论中,先生一旦发现学生思想上的偏差,即使这种偏差还处于萌芽的认识阶段,先生也会及时指出。先生对党的感情很纯洁,所以先生培养的学生也是党性很强的。

在与先生的交往中,让我无法弥补的遗憾是,前几年,先生到湖南农业大学演讲,校园里贴出了巨幅广告“热烈欢迎郑杭生教授来我校讲学”。我亲眼看到了先生来到湖南长沙的喜讯。心中特别激动能够见到郑老师了,也计划着当天晚上一定要亲自拜见郑老师。但当时我在民政系统工作,等我当晚赶到学校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第二天我又要带领同事们去望城调研五保户,所以延误了和先生见面的宝贵机会。从此后,我虽然经常关注先生的新闻报道,也与同事们经常聊起先生的智慧与贡献,但现在看来,这次延误在我与先生的交往史中留下了永久的遗憾!

今天,听到郑老师不幸逝世的噩耗,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先生生前与我的交往象放电影镜头一样又一幕一幕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一口气地写出这些文字,感恩郑老师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对学生和子女零期望的伟大胸怀!

郑老师,我们无限热爱您!您安息吧!